栏目列表

热门新闻

  • 广东一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
  • 000转[1]
  • 吴献忠跳下后
  • 建议成立一家商贸公司
  • 直接威胁患者生命健康安全
  • 拉萨市委原则同意现代有轨电
  • 惠及更多适龄孩子的父母
  • 当初建村头土地整治第二标段
  • 其代表资格终止
  • 以及中国的众多明星
  • 转化乡村美丽资源发展乡
  • 它身旁是一名身材较矮小、头
  • 建议成立一家商贸公司

    2021-01-08 02:52

    让李来旺没想到的是,之后他再次在事发地等车,旁边的小店店主认出了他。店主事后告诉那名女子真相,幡然醒悟的她希望店主再见到李来旺时,能要到电话以便还钱。李来旺并没有留电话,而是告诉店主,自己是扶会会员:“算了,只要她明白这个道理就行。”

    个人埋单终非长久之计,协会两位管理者商量,建议成立一家商贸公司,以其利润保障扶会运转。

    成立仪式上,杨少纯介绍了自己所倡导的“摔倒不用怕 马上扶起来”理念,并表示如果会员因好心扶人而遭到讹诈,协会将出面协调或埋单。如有必要,他在卢氏县和三门峡的两套房子均可作为抵押。马士友等四人一听,当场要求入会。

    李来旺上前将妇女扶起,询问对方因何倒地。谁料该妇女反问:“你把我撞了,还问我怎么回事?”女子张口要两千元作为赔偿。因有急事在身,李来旺付了1200元。

    据扶会一位理事介绍,成立公司并非杨少纯在创立扶会时就形成的想法,而是在去年10月由扶会管理者提出的建议。该管理者也并非扶会的首创成员。

    209国道穿南窑村而过,带出一个五岔路口,卡车络绎不绝。3年之内,6位村民先后死于此地,而理发店正好开在岔路口对面。更何况,赵玉闹是位盲人。

    扶会到底是什么组织?卢氏县民政局颁发的社团法人登记证书显示,扶会的主要业务为帮助摔倒者,并确保扶人者的合法权益,普及科学扶人知识以及支持公益事业。

    杨少纯算了另一笔账,“协会按全年扶起500人、挽救10人生命计算,我们花了十万块,救一个人也才一万块!”

    其实,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扶人协会南窑分会的成员。看到行走不便的老人、小孩,他们先拦住车,再扶其过马路;看到有人倒地,他们或跑上前扶起,或拨打急救电话。

    这其中,不少会员都是亲属关系。马士友介绍,卢氏县分会共有近200名会员,其中七八十人为夫妻。以会员刘会峰为例,他的妻子、哥哥、邻居,甚至在他的餐厅工作的员工,都在他的动员下加入了协会。

    有钱不任性,杨少纯最初希望协会能稳扎稳打,先用两年时间,在卢氏县城局部地区,形成“摔倒不用怕 马上扶起来”的氛围,再逐步推广。

    结果,发展速度出人意料。一年过去,约2100名会员加入,覆盖三门峡各区县。甚至在西安、商州、汝阳等地,还发展出后备联盟。

    然而,每当走到路口,总有人将赵玉闹搀扶过去,或者叫她丈夫来取饭。赵玉闹看不见,以为施以援手的是做生意的村民。

    曾在水渠里救起13个人的河南省道德模范马士友也受邀前往。“我一听,这是个好事,就赶紧过去。”马士友回忆。

    杨少纯最初以为扶人就是“将人扶起来就走了”的事,即便偶尔产生纠纷,花销也不会太大。

    扶会创始人、57岁的杨少纯告诉记者,目前所有的一切源自自己在2009年的一个设想。

    做出如此惊人的承诺,杨少纯哪来的底气?他向记者介绍,每月八九千元的收入包括卢氏县财政局工勤人员的工资,以及为媒体撰稿所得,后者占一半左右。爱人虽然没有工作,但善于炒股。他在卢氏县和三门峡市各有一套房产,总价值70多万元。在国家级贫困县卢氏县,他已算殷实。

    老人为此要一千元赔偿,蔺建军深感憋屈:“我就是个下岗工人,谁给我出这个钱?”

    扶会以公益为名,行经商之实?一位注资者并不在意:“让扶会发展起来,所有怀疑都不攻自破。”

    对于年过五旬的卢氏县南窑村村民赵玉闹来说,给开理发店的丈夫送饭绝非易事。

    南窑村58岁村民、扶人协会会员任新道说:“以前在路上看见老人摔倒,咱不敢扶,怕惹上麻烦。现在有了协会给咱撑腰,就不担心被讹。”

    扶会到底一年扶起多少人?卢氏县文明办副主任马艳平给出的数据是150多人。据杨少纯介绍,起初会员在扶人之后会向协会报告,后来扶人成了常态,数字便没有更新。

    杨少纯等人介绍,扶会内的一名学者曾专门做过测算,扶人被讹的几率约为十万分之一,“真正扶人被讹的少之又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对于会员选择,扶会主要吸纳三种人:扶过人、被人扶过和热心公益事业有社会影响力的爱心人士。通常情况下,入会需要推荐人,再经过分会和总会两层审批。之后新人还需做一段时间志愿者,得到认可方可正式入会。

    去年夏天,在西安做钢筋工的李来旺于火车站附近的公交站看到一名侧倒在地的四五十岁的妇女,没人敢去搀扶。

    虽然扶会最终支付了这笔钱,但蔺建军深受打击。经过协会的开导,他才逐渐走出阴影,之后又陆续扶起了好几个人。

    去年5月,52岁的蔺建军在去银行办事途中,看见一名老太太骑车摔倒,被压在自行车下无人援助。作为扶会会员,蔺建军赶忙上前帮忙。当他将自行车挪开,正准备扶起老人时,自行车再次倾倒,砸在了老人头上。

    这一想法被杨少纯和其他人采纳。目前该公司已由杨少纯等4名扶会会员投资完毕并注册,即将对外运作。

    谁知随着社团迅速壮大,面对动辄数百人的活动,印制横幅、名片都需要开支,这大部分由杨少纯负担。他算了算,过去一年,大约投入了十万元。

    据南窑村村主任、扶会会员宋健方介绍,自从去年4月分会成立以来,该村再未发生致死车祸。

    2009年,杨少纯与已怀孕的妻子均在北京打工。10月的一个周末,他突然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我晕倒了,在地铁站。”等他火急火燎地赶过去,妻子已被两位好心人扶下车,还有人给她买了水。

    2014年,在三门峡当地的一个论坛里,他发布了将成立扶会的消息。在现实中,他找到了25位坚定的支持者。当年3月19日,在卢氏县东明镇黑马渠村的一处农家小院里,扶会的牌子挂了起来。